产品中心
Garlic products
首页 > 产品中心 > 大蒜制品
徐州法院2023年度“执破一体”改革典型案例

  2023年,徐州法院在全国率先推进“执破一体”改革,推动破产原因识别关口、重整和解启动关口前移,找准最佳”救治”时机、增加企业“救治”机会,由执行程序中的企业债务个别清偿,向破产程序中的集中清理、公平受偿转变,积极打造企业债务清理工作新格局。全年对685家被执行企业移送破产审查,化解债权191亿元,盘活土地房产219万平方米,运用重整、和解程序挽救企业45家,为优化法治化营商环境做出了积极贡献,该做法获评全市优化营商环境十佳案例。现选取部分破产重整、和解典型案例,予以发布。

  某农业科技公司系于2010年成立的非公有制企业,主营业务为农业开发。因该公司实际控制人涉及刑事犯罪,导致其开发的旅游项目停工多年、资不抵债。强制执行之初,铜山法院即根据该公司负债超1亿元、欠付农户租金500万余元,项目可行性强,但执行评估残值仅900余万元的情况,果断决定由执行程序转入破产审查,并于2023年1月20日裁定受理该公司破产清算,5月12日裁定进行重整,6月30日裁定批准重整计划草案,并依靠破产府院联动机制,最终成功引入投资人投资3700余万元,不仅保证了该文旅项目重生,而且普通债权清偿率超过30%,最大限度盘活涉黑资产、维护债权人合法权益。

  涉黑资产处置一直是“扫黑除恶”工作的难点。本案中,涉黑资产项目手续不全,且涉及大批农户土地租金,进行现状处置价值低,难以保障债权人合法权益。铜山法院践行“执破一体”思路,创新“引破促刑”理念,通过清算式重整划清了个人资产、涉黑资产与公司资产,实现破产审判“概括性”执行与财产刑“精准化”执行双重功能。案件办理过程中构建的“实质化府院联动+清算式破产重整”处置模式,一揽子解决了涉案资产处置、债务化解、手续审批、项目续接等问题,促使具有发展前途的企业项目复建重生,实现破产企业财产价值最大化。目前,旅游项目滑雪场已建成并对外营业,山体漂流等项目也将陆续投资复建。

  某新型材料公司具备拥有石灰石超细粉、矿渣超细粉加工经营权,公司每年可生产相应细粉20万吨,目前上述生产资质已停止审批,属稀缺资源。由于疫情等原因该公司资金链断裂,负债近4500万元,涉诉案件较多,除老旧机械设备外无其他实物资产。为避免继续执行延误“救治”时机,增加企业“救治”机会,铜山法院决定由执行程序转入破产审查,并于2022年8月30日裁定受理该公司破产清算申请。为依法维护债权人、职工合法权益,解决企业债务数额较大、生产资质无法确定实际价值等难题,管理人与各债权人沟通决定以“和解”方式促进该公司重整。该公司债权人中有6家与该公司有合作伙伴关系的材料商、运输商等,因有与重整后的公司继续合作意向,其愿意在债权清偿率上让步(即上述6家债权人清偿率为3.5%;其他债权人清偿率为12%)。全体职工亦表示因保留其在重整后公司的工作机会,同意在职工债权清偿率上让步(清偿率主张80%)。铜山法院遂于2023年10月26日裁定重整,11月17日召开债权人会议通过重整计划草案,11月18日裁定批准该草案,12月9日公开招募重整投资人并吸引重整资金250万元。现重整后企业已开展生产经营。

  本案中,某新型材料公司的主要非货币性资产石灰石超细粉、矿渣超细粉产能虽经评估亦无法确认其实际价值,但若公司破产,工商登记注销,相关稀缺产能就会消失,这无疑是地方经济的损失。铜山法院坚持以破促执,主动甄别公司真实的情况,第一时间由执行程序转入破产审查,通过研判挖掘企业未来的发展潜力,确定“破产和解”工作思路,用司法能动换取企业后续合作发展机会,科学制定债务清偿分配方案。一方面,破产重整程序为债务清偿和解提供了法定流程和法定平台,充分保障了债权人的合法权益;另一方面,通过招募战略投资人方式,保留了某新型材料企业具有的产能资源,既确定与债权人之间的合作伙伴关系,又推动公司重生,实现了法律效果、社会效果、政治效果的有机统一。

  某混凝土企业主要从事混凝土加工等,2011年因经营不善停止经营,债权人陆续提起诉讼,该公司在新沂法院作为被执行人的39件案件陆续进入执行。2022年4月28日,新沂法院通过“执转破”裁定受理该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经管理人清算,该公司资产负债率达2284.33%。该公司的“预拌混凝土专业承包不分等级资质”是一项重要资质,只有引导转入重整程序才能充分发挥该资质的商业价值。2022年11月30日,新沂法院裁定对该公司进行重整。新沂法院指导管理人分组做好债权人意见收集、释明引导等工作。在2023年4月14日债权人会议上管理人提交的重整计划草案中,投资人一次性支付940万元并承担管理人报酬,普通债权清偿率由5.39%提升至13.85%。债权人表决通过该草案。后新沂法院裁定批准该重整计划。

  该案是人民法院发挥“执破一体”优势,加强破产企业重整价值识别,以市场化、法治化方式挽救企业的典型案例。新沂法院在案件办理过程中,充分发挥“执破一体”联动优势,早识别企业破产重整潜力,早转变债务清理方式,精准识别“希望企业”潜在价值资源——预拌混凝土专业承包不分等级资质,及早引导被执行人企业执行转破产,打消不同类型债权人疑虑,重整计划草案大幅提升普通债权清偿比例并在债权人会议上顺利通过。通过重整程序“换血重生”,实现了“以破促执”“以执助破”的双赢目标。

  某蔬菜加工公司主要是做脱水蔬菜加工等,2012年以来经营不善,职工、供货商陆续起诉并申请执行。执行案件中,该公司国有土地使用权及厂房拍卖流拍,睢宁法院执破一体办案中心迅速研判,认为该公司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且该公司有职工优先债权,为公平保障各类债权主体权益,将执行案件导入破产程序,于2023年5月22日裁定受理对该公司破产清算申请。睢宁法院指导管理人采取“出售式重整”方式处置资产,由投资人成立农业公司在原有土地厂房上进行生产经营并优先雇佣原职工,最大限度保护债权人权益、解决职工就业问题。该公司2023年11月27日重整成功,重整投资人投资266万元,债权清偿率100%。

  司法实践中,中小微企业由于自身规模较小,按照传统吸引投资人的重整方式难以达成重整目标。本案是睢宁法院运用“执破一体”机制,综合企业自身情况,探索尝试小微企业挽救方式,通过出售式重整提升资产市场价值的典型案例。本案中,睢宁法院在企业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且职工债权人与首封债权人利益冲突时,将执行案件导入破产程序,公平保护各类主体;针对小微企业特点,采取“出售式重整”方式,有效隔离企业既有债务,实现主营业务“起死回生”,使债务人的资产最大限度发挥其应有价值,助力小微企业轻装上阵。

  某置业公司2012年取得邳州市135.76亩土地使用权用于某房地产项目开发。该公司大量使用民间资金,工程进度缓慢,已售的276户房产无法办理不动产权证,涉大量诉讼及执行案件,土地房产被查封,债权种类多,资产处置难。2022年8月20日,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简称“非吸”)罪被刑拘。2023年初,该案清算组成立,初步确定债权金额6.6亿元,债权人400余名,该公司已严重资不抵债。2023年3月相关刑事案件尚在侦办时,邳州法院即裁定受理对该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同时指定清算组为管理人,实现刑事程序与破产程序并行。管理人在接受债权申报过程中发现涉及集资的,主动移交线索由公安机关确定是否并入刑事案件侦办。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前,公安机关侦查环节结束并将其侦查认定的集资参与人名单、集资金额、已返还本息等侦查结果移交管理人,由管理人汇总编制初步债权表。第一次债权人会议顺利完成债权核查等工作,由债权人表决决定转入破产重整程序。在破产府院联动机制支持下,解决了先期购房者、电梯维保等问题。按照重整计划,苏州某公司注资1.5亿元额度的共益债,由新招募的管理运营团队对烂尾楼盘进行复建及后续销售。

  本案是在深入推进“执破一体”改革过程中,探索以“刑破并行”方式处置非法集资涉案资产的典型案例。法院在刑事案件侦办的同时即启动破产程序,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归集刑民债权、清收管理涉案资产,切实提升处置效率。本案仅用时45天即召开“一债会”,全案仅用8个月时间即重整成功,高效回应400余位债权人的“急难愁盼”、200余名业主期待的“安居梦”。同时,优化分配规则,依法公平清理刑民债权。结合该公司将集资资金与其他合法财产混同置业难以区分的情况,将涉案资产均纳入破产财产范围,由破产程序统一处置。同时,赋予集资参与人参加债权人会议并表决的权利,各方主体按照意思自治、平等协商的原则,确定了刑事退赔与普通民事债权同顺位清偿。该案的审结,实现了职工债权、10万元以下小额债权等债权全额清偿,普通债权清偿率也从破产清算的“零清偿”实现大幅提升,最大限度实现了对各方权益的公平保护。

  某食品公司经营场所位于中国四大大蒜之乡之一的邳州宿羊山镇,主营大蒜加工等。该公司因融资不畅致停产,众多债权人起诉,其中一件进入执行程序,公司资产被查封。邳州法院破产原因识别关口前移,在其他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前,决定由执行程序转入破产审查,裁定受理对该公司破产申请。邳州法院走访发现,一方面,宿羊山镇年产鲜蒜10万多吨,蒜农8万余人,对大蒜深加工存在很大需求;另一方面,某食品公司有产权明晰的土地、在建厂房,位于当地食品园区内。邳州法院认为引入熟悉大蒜加工行业、掌握技术的投资人进行破产重整才是良策,遂发挥府院联动机制作用,与政府共同寻找、筛选投资人。最终,大蒜深加工行业龙头企业江苏某集团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福某某公司脱颖而出。债权人会议上该公司重整计划草案获债权人表决通过,该公司普通债权清偿率提升27%。目前,该公司已运营,年产蒜片4000吨,产值1亿元,创造就业岗位160余个,4000多户蒜农不仅有了稳定售蒜渠道,还可应聘装卸工等增收;投资人福某某公司也已启动上市程序。

  本案是人民法院前移破产原因识别关口,运用破产重整制度,招募同行业龙头企业投资,助力地方特色产业发展,服务乡村振兴的典型案例。面对有优质资产且行业前景的破产企业,邳州法院没有“一破了之”,而是充分的发挥破产审判的司法能动性,推动清算转重整,提高清偿比率,盘活企业资源。为了保障蒜农利益,提高产品附加值,邳州法院在战略投资人招募中尽可能寻找符合产业规划、理解行业前景、掌握技术手段、销售渠道固定的资本。破产重整后的江苏某食品有限公司不仅按计划高比例清偿了全部债务,同时对公司资产进行了盘活。目前年需鲜蒜1.6万吨,辐射1.6万亩土地,为4000户蒜农提供了稳定的销售渠道,每亩增收5000余元。

  某机械公司核心资产为位于经开区的某商务大厦在建项目。该公司资金链断裂,项目烂尾,诉讼激增,资产账户被查封冻结,购房业主等债权人权益受损。为及早开展企业“救治”,2021年5月6日,经开区法院裁定受理对该公司破产重整申请。当地税务、住建等部门共同成立清算组担任管理人。经开区法院调研发现,该项目所在区域位置优越,且主体工程已完工,具有重整价值,但房地产市场行情下行,按传统重整模式招募投资人难度较大,故指导管理人采用“共益债+兜底投资人”重整模式,并启动府院联动机制由相关部门就验收、证照办理等问题明确解决方案。苏州某资产公司出借共益债5000万元用于项目续建,兜底投资人江苏某环保公司负责筹集共益债之外资金及在法院监管下与管理人共同负责项目经营管理,债权本金清偿率从不足50%提升至65%。债权人会议高票通过相关重整方案。2023年10月10日,经开区法院裁定批准该重整计划。目前项目续建工作正有序推进。

  本案债权繁杂、影响重大、涉及面广,经开区法院充分的发挥“执破一体”改革中破产重整制度概括执行功能,创新引入“共益债+兜底投资人”的重整方式,推动楼宇项目得以焕新重生。本案中,法院在充分尊重债权人、债务人意思自治的基础上,适时把握关键节点,引导各方达成重整投资意愿,通过债权人会议决议、重整计划表决的方式将相关商业条款转化固定为法律文书,保障投资人、债权人等各方群体的利益,盘活某机械公司核心资产,推动公司复工续建,充分增值提升债权清偿的资金额度。在司法手段的推动下,将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的决定性作用落到实处,烂尾资产重获新生,辖区法治营商环境形象得以有效提升。

  某教育科技企业主要从事教培行业,受多因素影响,公司经营困难,企业发展陷入停滞。由于该公司采用客户预缴费的收费形式,出现问题后无力退费,2021年起,鼓楼法院陆续受理多件涉及该公司的服务合同纠纷。案件进入执行阶段之初,鼓楼法院即发现该公司无财产可供执行、执行工作陷入僵局,遂决定由执行程序转入破产审查,并于2023年3月裁定受理对该公司破产申请,将执行与破产案件一并推进处理。鼓楼法院和管理人积极联系公司股东谋求处理方法,组织债权人和公司股东多次协商。经执行、破产案件法官和管理人大力斡旋,最终公司与全部债权人达成和解协议,公司和股东承诺退费期限,破产案件和执行案件均和解结案、实现一体解决。

  涉教培机构案件往往涉及群体性诉讼,强制执行较难,信访隐患大。为实现“诉源、执源、访源”三源共治,鼓楼法院践行“执破一体”, 通过“立、审、执、破”一体化办理,将某教育科技公司执行案件导入破产程序并促成和解,源头解决相关执行、诉讼案件及未进入诉讼的矛盾纠纷,实现对市场主体“挽救”和涉企案件“清理”的双目标的有益探索。本案的成功审结,不仅保障了债权人的合法权益,有效化解了区域社会风险,还营造了良好的法治营商环境,为依法推动“双减”政策下教育培训机构有序退出市场提供了可复制的样板,为后续同类案件处理提供了工作思路、奠定了坚实基础。


上一篇:现代农业产业园怎么做好三产融合?跟新会陈皮、金乡大蒜学!
下一篇:【48812】腌蒜不挑日子粥料无需太多 别把腊八过杂乱
是否需要了解更多?
乐鱼登陆主要产品是脱水蒜片、蒜粒、蒜粉。同时可加工脱水姜片、姜粉、洋葱粒、洋葱粉、胡萝卜粒,辣椒制品等。
联系我们